欢迎访问亚洲无插件在线

 

线路一
 
线路二
 
 
线路三
 
 
线路四

 

 

之超越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,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。“要不是你吸收我的斗之气,我能被她如此羞辱?你个老混蛋!”被老者捅到痛处,萧炎小脸再次阴沉,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。一通大骂过后,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,事于至此,再如何骂也是于事无补,斗气的修炼,基础尤为重要,当年自己四岁练气,炼了整整六年,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,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,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,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…沮丧的叹了一口气,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透明老者,心头一动,撇嘴道:“你有办法吧?”“或许吧。”老者含糊的怪笑道。“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,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,便一笔勾销,怎么样?”萧炎试探的问道。“嘿嘿,小娃娃好算计呐。”“如果你对我没什么帮助,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?我看,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吧…”萧炎冷笑道,聊了片刻,他也看出了这透明的老者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。“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,看来这三年,你真成长了许多,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?”望着油滑的萧炎,老者一愣,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。萧炎摊了摊手,淡淡的道:“想让我继续供奉你,你总得拿出一些诚意吧?”“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,好,好,谁让老头我还有求你这小家伙呢。”无奈的点了点头,老者身形降下地面,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,一抹奸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速浮现,旋即消散,迟疑了一会,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:“你想成为炼药师吗?”------------第九章药老!第九章药老!(本章免费)“炼药师?”闻言,萧炎一怔,旋即眉头大皱:“在斗气大陆,只要是个人,都想成为炼药师,可炼药师,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么?那些苛刻的条件…”话音忽然一顿,萧炎猛的抬头,张大着嘴:“我达到了?”非常欣赏萧炎这幅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神色,老者抚着胡子想了片刻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,方才似乎有些为难的叹道:“虽然只是勉强够格,不过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啊,唉,罢了,就当是还人情债吧…”斜瞥着一脸勉强的老者,萧炎的心中,总觉得这老家伙所说的勉强够格有点假,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,只是在欣喜之余,还有着几分怀疑:“就算我达到了条件,可炼药师一般都是由老师手把手的亲自教导,你,难道也是一位炼药师?”望着萧炎那满是怀疑的小脸,老者嘿嘿一笑,胸膛微微挺了起来,声音中,也是隐隐透出一股自傲:“没错,我就是一名炼药师!”眼睛一眨,萧炎望向老者的目光,顿时亮堂了起来,炼药师啊,那可是稀有生物呐…“老先生,请问一下,您以前,是几品炼药师?”萧炎舔了舔嘴唇,稚嫩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客气。斗气大陆,炼药师虽然稀少,不过由于尊贵的身份,所以也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,由低到高,分为一至九品,先前大厅中纳兰嫣然手中的聚气散的主人,丹王古河,便是一名六品的炼药师,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中,堪称第一人。“几品?嘿嘿,记不得咯…哎,小家伙,你究竟学不学啊?”摇晃着脑袋,老者忽然有点不耐的问道。“学,学!”萧炎不再犹豫,小脑袋急忙点动,炼药师,即使是云岚宗那种庞大势力,也都要奉为上宾的珍贵级别人物呐。“嘿嘿,愿意?愿意那就拜师吧。”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,奸诈的笑道。“还要拜师么?”“废话,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,做梦呢?”老者翻了翻白眼,显然,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,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。无奈的撇了撇嘴,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,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。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,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:“我名为药老,至于我的来历,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,免得你分心,你只需要知道,象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,其实…其实也就是屁罢了。”嘴角一阵抽搐,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,刚欲出口的话,生生的咽了下去:“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?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,是个屁…?这话如果放了出去,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?”轻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震惊,萧炎眼珠一转,涎着小脸,嘿嘿道:“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,达到七段斗之气?”“虽然这三年时间,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,可也正因为如此,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,斗气修炼,根基是重中之重!日后你便能察觉到,这三年实力“三位长老,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,你们还会这么说么?”萧炎缓缓站起身子,嘴角噙着嘲讽,笑问道,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,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。“你…”闻言,三位长老一滞,脾气暴躁的三长老,更是眼睛一瞪,斗气缓缓附体。“三位长老,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,这事,他是当事人,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。”少女轻灵的嗓音,在厅中淡然的响起。听着少女的轻声,三位长老的气焰顿时消了下来,无奈的对视了一眼,旋即点了点头。望着萎靡的三位长老,萧炎回转过头,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笑吟吟的萧薰儿,你这妮子,究竟是什么身份?怎么让得三位长老如此忌惮…压下心中的疑问,萧炎大步行上,先是对着萧战恭敬的行了一礼,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,深吐了一口气,平静的出言问道:“纳兰小姐,我想请问一下,今日悔婚之事,纳兰老爷子,可曾答应?”先前瞧得萧炎忽然出身阻拦,纳兰嫣然心头便是略微有些不快,现在听得他的询问,秀眉更是微微一皱,这人,初时看来倒也不错,怎么却也是个死缠烂打的讨厌人,难道他不知道两人间的差距吗?心中责备萧炎的她,却是未曾想过,她这当众的悔婚之举,让得萧炎以及他的父亲,陷入了何种尴尬与愤怒的处境。站起身来,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,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:“爷爷不曾答应,不过这是我的事,与他也没关系。”“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,那么还望包涵,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,当初的婚事,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,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,那么这婚事,便没人敢解,否则,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!我想,我们族中,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?”萧炎微微偏过头,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。被萧炎这么大顶帽子压过来,三位长老顿时不吭气了,在森严的家族真,这种罪名,可是足以让得他们失去长老的位置。“你…”被萧炎一阵抢白,纳兰嫣然一怔,却是寻不出反驳之语,当下气得小脸有些铁青,重重的跺了跺脚,吸了一口气,常年被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也是激了出来,有些厌恶的盯着面前的少年,心中烦躁的她,更是直接把话挑明:“你究竟想怎样才肯解除婚约?嫌赔偿少?好,我可以让老师再给你三枚聚气散,另外,如果你愿意,我还可以让你进入云岚宗修习高深斗气功法,这样,够了吗?”听着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来的诱人条件,三位长老顿时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,大厅中的少年们,更是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,进入云岚宗修习?天呐,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…在说完这些条件之后,纳兰嫣然微扬着雪白的下巴,宛如公主般骄傲的等待着萧炎的回答,在她的认知中,这种条件,足以让任何少年疯狂…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,在她话出之后,面前的少年,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,缓缓的抬起头来,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,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…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,不过在萧炎的心中,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,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,犹如施舍般的举动,正好狠狠的踏在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,葛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,微笑道。“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?”闻言,三位长老耸然动容。丹王古河,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,一手炼药之术,神奇莫测,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,都是无路可寻。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,而且本身实力,早已晋入斗王之阶,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。如此一位人物,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,恐怕其价值,将会翻上好几倍。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,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,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。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,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,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。“葛叶老先生,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,今日之事,我们或许不会答应!”大厅噶然一静,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。“萧炎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?给我闭嘴!”脸色一沉,一位长老怒喝道。“萧炎,退下去吧,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!”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,也是淡淡的道。一笑,萧炎落寞的转身,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,孤单的身影,与周围的世界,有些格格不入。“下一个,萧媚!”大厅之中,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,厅内的少年少女们,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,一双双炽热的目光,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。坐在父亲身旁的萧媚,粉嫩娇舌轻轻的添了添红唇,盯着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…“呵呵,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,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?”望或许是因为三年前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过最谦卑的笑容,所以,如今想要讨还回去吧…”苦涩的“斗之力,三段!”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,少年面无表情,唇角有着一抹自嘲,紧握的手掌,因为大力,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,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…“萧炎,斗之力,三段!级别:低级!”测验魔石碑之旁,一位中年男子,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,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…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,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。“三段?嘿嘿,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个“天才”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!”“哎,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。”“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,这种废物,早就被驱赶出家族,任其自生自灭了,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。”“唉,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,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?”“谁知道呢,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,惹得神灵降怒了吧…”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,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,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,让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。少年缓缓抬起头来,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,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,少年嘴角的自嘲,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。“这些人,都如此刻薄势力吗?斗气大陆之上,也被称为魔晶,以及灵丹药的雏形等等,顾名思义,这是魔兽体内的一种能量晶核,其内充斥着极为狂暴的天地能量,对于这种狂暴能量,就算是一名斗王,也不敢冒着爆体的危险,将之强行吸入。然而魔核虽然并不能直接供人吸收,不过它却是炼药师炼药时必不可缺的主材料,经过炼药师用秘法炼制过的魔核,会被一些神奇的药草中和掉狂暴属性,摇身变为无数人垂涎至极的各种提升实力的灵药,身价顿时暴涨!再有,魔核也能加持在武器之上,被加持了魔核的武器,破坏力不仅将会更胜一筹,而且还具备增幅斗气的诱人特效,深受斗气大陆斗者阶层的追捧。当然,除了武器,魔核也能加持在盔甲等等物品之上,给主人带来强悍的防御力,让人在面对危险之时,更多了几分生命的保障。如此众多的特效,自然使得魔核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斗气大陆最受欢迎的主流材料,不仅斗者,就是连那些尊贵的炼药师,也常常会屈身满世界寻找高等级的魔核,以炼制更高级的丹药。在这种潮流的带动之下,大陆之上的魔核,几乎是常年处于供不应求的境地,高等级的魔核只要一出现在拍卖会或者其他之地,利马便论是美貌还是天赋,都是家族中年轻一辈最耀眼的明珠,平日在家族中,虽然看似温雅和气,不过在那淡淡的微笑之下,却是蕴含着一股隐晦的冷漠,和她打个招呼,容易,想要深聊,很难。没有理会这些族人的神色,萧炎领着薰儿,直接出了家族,然后放慢了速度,悠闲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游荡着…乌坦城不愧是加玛帝国的大型城市之一,人气极为盛况,虽然现在是炎炎烈日,可大街之上,人流依然汹涌,甚至还能偶尔看见一些奇异的种族。或许是由于萧炎的陪伴,出了家族后,薰儿变得活泼了许多,拉着无奈的萧炎,不断的在各处摊贩前乱窜,少女轻灵的娇笑声,让得处在炎热暴晒之下的街道,清凉了几分。在薰儿玩倦之后,萧炎这才带着她寻了附近的药材店,花了九百多枚金币,买下了三支二十年份的紫叶兰草以及两株五年份的洗骨花,这些都是低级材料,只要花些钱,便能够在药材店中买到,当然,如果还想需要更高级的材料,那便只能自己去寻找,或者去坊市,拍卖会等地方了。望着手中急速缩水的财产,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,现在,他终于明白了钱在斗气大陆,有多重要了…药材已经到手,唯一还缺的,便是一枚一级的木系魔核了!------------第十一章坊市第十一章坊市(本章免费)魔核,在炎忍不住的又想去捏熏儿的漂亮脸蛋,不过好在最后硬生生的止了下来。“放心吧,等以后我会把钱尽数的还你。”拍了拍胸口,萧炎承喏道。“谁稀罕你还呢…”小嘴微撇,薰儿背后的紫金卡片,也是被她快速的收了起来。“走吧,天晚了,明天我带你去逛逛乌坦城。”萧炎对着少女挥了挥手,率先对着山下兴奋的跳跃而去。立在原地,薰儿微笑的盯着那回复了三年前飞扬洒脱的少年,轻轻一笑,低声喃喃道:“纳兰嫣然,我究竟该恨你,还是该谢你?”……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间射将进来,照在床榻之上盘腿修炼的少年身上,暖洋洋的…“呼…”静坐许久之后,萧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白气流,顺着口鼻中,灌入了身体之内,温养着骨骼。眼眸乍然睁开,眼中白芒掠过,萧炎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,满脸的迷恋与陶醉:“就是这股感觉,三年了啊,变强的感觉,终于再次回来了。”慢吞吞的爬下床,活动了一下筋骨,然后换了一身衣衫,门外传来了薰儿那动听的轻灵嗓音:“萧炎哥哥,还没起来?”“这丫头,来得真早。”无奈的摇了摇头,萧炎转身在柜子中翻腾了一会,最后抱出个小匣子,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,顿时一片金光射了出来,让得萧炎眼睛微微眯起…“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啊。”抱起小匣子,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推门走出,望着门口的青春少女,萧炎不由得轻挑的吹了声口哨。今天的薰儿,换了一身得体的淡绿色装饰,清淡的颜色,更是使得少女多了几分清纯,一条紧腿长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得极为圆润,曲线毕露。长腿,翘臀,略微发育的小胸脯,现在的薰儿,无疑很象地球上的妙龄少女,充满着活力与诱人的青春气息,当然,不得不说,那股独特的淡雅气质,却是萧炎从未在其他女孩身上见过…“喏,你需要的东西。”瞧着萧炎出来,薰儿笑吟吟的递过来一张黑色卡片,这是普通的存金卡,最大值不能超过五千金币。随手接过黑卡,萧炎打趣道:“小妮子穿这么漂亮想干什么?难道和别人有约么?”“是啊,是啊,这可是萧炎哥哥三年来第一次邀请我一起出去呢,薰儿可是很受宠若惊哦,当然要打扮得漂亮一点。”萧炎的亲昵取笑,让得薰儿眼眸弯成了浅浅的月牙,俏皮的娇笑道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情大好的萧炎,也是笑着回了几句,两人笑谈着对着家族之外行去,半路上,也遇见了一些族中的族人,在瞧得他与薰儿亲昵谈笑的模样之后,都是不由面露奇异之色。现在的薰儿,无之超越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,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。“要不是你吸收我的斗之气,我能被她如此羞辱?你个老混蛋!”被老者捅到痛处,萧炎小脸再次阴沉,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。一通大骂过后,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,事于至此,再如何骂也是于事无补,斗气的修炼,基础尤为重要,当年自己四岁练气,炼了整整六年,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,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,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,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…沮丧的叹了一口气,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透明老者,心头一动,撇嘴道:“你有办法吧?”“或许吧。”老者含糊的怪笑道。“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,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,便一笔勾销,怎么样?”萧炎试探的问道。“嘿嘿,小娃娃好算计呐。”“如果你对我没什么帮助,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?我看,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吧…”萧炎冷笑道,聊了片刻,他也看出了这透明的老者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。“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,看来这三年,你真成长了许多,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?”望着油滑的萧炎,老者一愣,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。萧炎摊了摊手,淡淡的道:“想让我继续供奉你,你总得拿出一些诚意吧?”“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,好,好,谁让老头我还有求你这小家伙呢。”无奈的点了点头,老者身形降下地面,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,一抹奸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速浮现,旋即消散,迟疑了一会,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:“你想成为炼药师吗?”------------第九章药老!第九章药老!(本章免费)“炼药师?”闻言,萧炎一怔,旋即眉头大皱:“在斗气大陆,只要是个人,都想成为炼药师,可炼药师,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么?那些苛刻的条件…”话音忽然一顿,萧炎猛的抬头,张大着嘴:“我达到了?”非常欣赏萧炎这幅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神色,老者抚着胡子想了片刻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,方才似乎有些为难的叹道:“虽然只是勉强够格,不过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啊,唉,罢了,就当是还人情债吧…”斜瞥着一脸勉强的老者,萧炎的心中,总觉得这老家伙所说的勉强够格有点假,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,只是在欣喜之余,还有着几分怀疑:“就算我达到了条件,可炼药师一般都是由老师手把手的亲自教导,你,难道也是一位炼药师?”望着萧炎那满是怀疑的小脸,老者嘿嘿一笑,胸膛微微挺了起来,声音中,也是隐隐透出一股自傲:“没错,我就是一名炼药师!”眼睛一眨,萧炎望向老者的目光,顿时亮堂了起来,炼药师啊,那可是稀有生物呐…“老先生,请问一下,您以前,是几品炼药师?”萧炎舔了舔嘴唇,稚嫩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客气。斗气大陆,炼药师虽然稀少,不过由于尊贵的身份,所以也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,由低到高,分为一至九品,先前大厅中纳兰嫣然手中的聚气散的主人,丹王古河,便是一名六品的炼药师,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中,堪称第一人。“几品?嘿嘿,记不得咯…哎,小家伙,你究竟学不学啊?”摇晃着脑袋,老者忽然有点不耐的问道。“学,学!”萧炎不再犹豫,小脑袋急忙点动,炼药师,即使是云岚宗那种庞大势力,也都要奉为上宾的珍贵级别人物呐。“嘿嘿,愿意?愿意那就拜师吧。”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,奸诈的笑道。“还要拜师么?”“废话,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,做梦呢?”老者翻了翻白眼,显然,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,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。无奈的撇了撇嘴,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,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。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,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:“我名为药老,至于我的来历,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,免得你分心,你只需要知道,象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,其实…其实也就是屁罢了。”嘴角一阵抽搐,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,刚欲出口的话,生生的咽了下去:“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?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,是个屁…?这话如果放了出去,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?”轻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震惊,萧炎眼珠一转,涎着小脸,嘿嘿道:“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,达到七段斗之气?”“虽然这三年时间,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,可也正因为如此,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,斗气修炼,根基是重中之重!日后你便能察觉到,这三年实力0

 

Copyright·2011-2016 亚洲无插件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亚洲无插件在线 

友情链接: 有色hd免费网址 邪恶的母亲 隔壁放荡人妻完整版藤浦惠中文 丈母娘来了百度云 打炮网情侣 网红主播无码视频